Css设计馆

qq个性签名  qq伤感签名  qq情侣签名  qq搞笑签名  非主流签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个性头像 - 男生头像 - 正文

年夜连10岁遇害女童尸体仍未火葬,行凶少年被曝进修差、欺侮同窗正文

类别:男生头像 | 点击: | 日期:2019-11-08

深秋的清晨,大连市沙河口区鹏程街14号居民楼一楼的一处阳台亮着灯,防盗护栏上,挂着白布条、一串串纸钱和10岁女童小琪的遗像,她梳着马尾辫,熟悉她的人都说本人比照片上还要可爱。阳台外的地面上还摆着鲜花、水果和点燃的蜡烛,烛影在风中摇动,时不时映红小琪的黑白照片,地面上的血迹仍能看清楚。这一天,是小琪的"头七"。

挂着小琪遗像的住宅并不是她的家,而是13岁男孩蔡郁超的家,两人的家住在同一个小区,作为邻居,两人曾上过同一个托管班。

10月20日下午,小琪从美术班放学回家的路上,被蔡郁超骗至家中杀害,直至抛尸在家对面仅一路之隔的小树林中,整个过程34分钟。小琪身中7刀,脖子有掐痕。而蔡郁超甚至还在作案前后两次询问小琪的父亲有关小琪的去向。

因未满14周岁,未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责任,蔡郁超到案没多久警方便放人了。这样的结果,小琪的家人无法接受,居住在同一小区的居民无法接受。

几天后,大连警方对蔡郁超做出收容教养三年的决定,而这已是法律框架内最严厉的措施,但仍难以抹平小琪父母心中的愤懑,他们希望"杀人偿命"。

小琪的遇害地放放着很多鲜花,墙上喷着“杀人犯”三个大字

学习差、沉迷手游、欺负同学、跟踪女性,多个负面标签贴在蔡郁超的身上,在学校老师管不了,在家里母亲也对他无计可施,没有朋友愿意和他玩。做出这样的事,似乎早有征兆。更为让人担心的是,三年后,蔡郁超将收容教养期满回归社会,那时他是否继续会对他人造成危害?

受小琪家人的委托,曾为"李天一案"受害人代理律师的田参军将为小琪的父母向蔡郁超的父母申请民事赔偿,并希望通过小琪的案件,能够推动相关法律的进一步完善,减少未成年人恶性犯罪事件的减少。

目前,距离小琪遇害已有半个月时间,小琪的遗体仍存放在殡仪馆的冷藏柜中没有火化。在小琪的遇害地,仍不断有市民前往悼念。

被捅7刀、抛尸树下的10岁女孩

2016年,36岁的贺美玲在大连市沙河口区鹏程街14号住宅楼一楼开了一家名叫"好运来"的蔬菜水果店,店面不大,一个人便能照看。贺美玲的丈夫王久章比她大一岁,在工地上开挖掘机,没有活儿时,会帮妻子照看店里的生意。

三年来,无论寒冬酷暑,每天凌晨三点,夫妻俩都会一起去批发市场进货,从未间断。蔬菜水果店主要的顾客是居住在小区的人。因为经营有方,光顾的人自然很多,小区内的居民对贺美玲夫妇以及他们的两个孩子,14岁的大儿子和10岁的女儿小琪都比较熟悉。在大家眼里,这一家四口,儿女双全,是贺美玲夫妇的好福气。

同在一个小区的鹏程街1号,就是贺美玲一家几年前买下的房子。大儿子10个月时,贺美玲一家就从老家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到大连打工,奋斗了十几年后终于买了自己的房子。后来,贺美玲的公婆也来到了大连,一家6口挤在两室一厅的房子里。"小女儿就是在大连出生的。"贺美玲说。两个孩子从小就生活在大连,算是"新"大连人了。

"老实、懂事、不爱说话。"是小琪的邻居、老师和父母对她一致的评价。小琪学习成绩虽然一般,但在画画上,却颇有天赋。从上幼儿园时,她爱画画的兴趣就展露出来,父母从那时就开始给她报了画画班,小琪也画得越来越好。

小琪8岁时的画作

每个周日的下午1点半至3点,是小琪去美术班学画画的时间。10月20日,吃过午饭的小琪被同样去补课的哥哥顺路送到了美术班,她已经在这里学习素描一年多了,这一天上的是人物速写课,小琪和往常一样表现很好,下午3点钟准时画完,就一个人放学回家了。

此时,小琪的哥哥还在补习班上课。贺美玲因为午饭前女儿玩手机游戏时怕打扰哥哥学习,将手机调成了静音,致使贺美玲听不见闹钟声音睡过头。王久章在蔬菜水果店照看生意,给妻子打了几遍电话让她去接女儿,但都没人接听。一家人怎么也没预料到,小琪再也没有回来。

"下课等着妈妈去接你,别自己走。"贺美玲说,明明准备是要去接女儿下课的,但就是没有和女儿说出这句话,是她最大的"失误"。因为当天凌晨3点就去批发市场进货,吃完午饭,贺美玲感觉脑袋昏昏沉沉,女儿出门时穿的红色外套,她也误以为是橘黄色外套,但小琪出门前的一句"妈妈再见"她听得很清楚。

这并不是小琪第一次一个人从美术班放学后回家,以前也有过几次。从美术班到"好运来"蔬菜水果店,成人步行只需要8分钟,而小琪走得慢,15分钟左右也是能走到的,即使下课时间延迟,小琪在3点半,也是必定会走回店里的。

"从来不在外面逗留,得不到父母允许也绝不会去别人家玩。"贺美玲说,自家两个孩子从小养成了好习惯,从未发生过不打招呼就出去玩,父母找不到孩子担心的情况。每天放学,两个孩子也都会在店里打个照面,待上几分钟,再回家里写作业。这一天的反常情况,让贺美玲担心女儿"出事了",但她又真的希望女儿是去别人家玩了。"母亲找不到孩子,什么都能想到。"

报警、发朋友圈寻人、亲戚朋友一起在小区寻找,终于在小琪"失踪"三个多小时后,小琪的爸爸和二叔借着手机手电筒的微弱灯光,找到了小琪。

发现小琪的位置距离"好运来"蔬菜水果店甚至不超过步行2分钟的路程。

小琪躺在小区的树林里,一只脚光着,鞋被扔在不远处,画画的紫色工具包也扔在附近,小琪的胸部和腿上压着两个装着建筑垃圾的塑料袋子。"满脸是血。"小琪的舅奶见到过小琪死后的惨状,她左手弯曲呈抓挠状,眼睛没有闭紧。

10月28日,小琪的遇害地聚集着前来悼念的市民

"脸部、头部受伤严重,颈部有明显掐痕,左侧太阳穴及身上共有7处刀伤,致命的一刀在肝脏上。"直至小琪遇害后的第8天,家人才看到了她的正式尸检报告结果。小琪死于10月20日15时28分。

杀人后在同学群中判断凶手是谁

杀害小琪的,就是住在同一个小区的13岁男孩蔡郁超。

"不到3点找一次,4点半之后又找过一次。"小琪的父亲王久章说。蔡郁超杀害女儿前后,还曾主动来到店里与其聊天,并询问女儿去哪里了以及女儿失踪后有没有找到。王久章当时并未发现蔡郁超有何异样,只是觉得他是出于关心,并未多想。

按照警方的调查并告知家属的小琪的死亡前后的时间为:10月20日15时22分,小琪从美术班放学后回家时途经蔡郁超家的,被蔡郁超骗入家中;15时28分,小琪被蔡郁超用折叠刀杀害后死亡;15时56分,蔡郁超将小琪的尸体从家中抛到仅一路之隔的小树林中。整个杀害过程,蔡郁超仅用了34分钟。

行凶过程中,蔡郁超的手也被折叠水果刀划伤。法医在小琪的尸体中提取的血迹检测结果显示,小琪身上只有自己和蔡郁超的血迹,并未发现有第三人的血迹。

而蔡郁超家中的沙发腿、栏杆和客厅、厕所的两个垃圾桶中,都能够发现血迹。

贺美玲夫妇一度认为蔡郁超的父母曾帮忙毁尸灭迹。但是警方在告知小琪家属时曾称,蔡郁超的母亲在儿子行凶后,确实拖过地,但就是正常的收拾家务,其母亲并不知情,尤其是垃圾桶中的血迹,如果不翻,很难发现。

而蔡郁超的父母也确实有儿子在行凶时不在场的证据。10月20日16时10分,蔡郁超的父亲回家中给他送饭。16时30分,蔡郁超的母亲从大连长兴购物中心生鲜大卖场下班到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网友评论     无需注册 即可发布评论留言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匿名评论
Copyright © 2013-2019 HHYYWZ.Css设计馆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