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s设计馆

qq个性签名  qq伤感签名  qq情侣签名  qq搞笑签名  非主流签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非主流 - 非主流另类 - 正文

“非主流”女科学家刘颖:做大众科普是计划内的事正文

类别:非主流另类 | 点击: | 日期:2020-02-14

“非主流”女科学家刘颖:做大众科普是计划内的事

人物名片:刘颖,1984年生于西安市阎良区,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北京未来基因诊断高精尖创新中心、北大-清华生命科学联合中心研究员,美国霍华德休斯研究所国际研究学者。


今年4月底,第十五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揭晓,青年科学家刘颖从116个单位提名的224位有效候选人中脱颖而出,成为十位获奖者中年龄最小的女科学家。


这不是刘颖第一次被关注。两年前,教育部修订《义务教育小学科学课程标准》,提出自小学一年级增设科学课时,曾出现了一波短暂的科学家“下凡”做科普潮,彼时尝试做小学生生命科学课老师的刘颖,也因此走入了更多人的视野。


刘颖认为,如今社会上科学探索活动远比她小时候要多很多,但最后坚持做科学研究的却没几个。为培养孩子对科学持久的兴趣,刘颖希望能在中小学生的科学教育方面,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让科学更接地气、更有温度。


不仅仅是小学生的生命科学导师,点开百度百科关于她的词条,一串标签值得津津乐道:北京大学最年轻的博士生导师之一、美国霍华德休斯研究所国际研究学者、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


对于刘颖来说,这些不过是贴在她身上的标签。女科学家应该是什么样子?刘颖代表了一类科学家的活法。


工作与生活、事业与家庭、理性与感性、克己与自由,35岁的刘颖在不断地选择中,把它们归拢、平衡,然后演绎出许多种可能。


不一样的女科学家 


6月午后,盛夏的北京大学绿树阴浓、蝉鸣阵阵。“我们去楼下会议室聊吧。”刚迈入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二层走廊,便听到了一声甜美的招呼声。话音未落,刘颖便走了过来。


一件真丝衬衫搭配锤感十足西裤,擦着淡淡的口红,身材纤瘦、面容清秀。第一眼见到刘颖,很难相信,面前这位年轻美丽的知性女性,能跟“科学家”扯上关系。


全国科技工作者日前夕,刘颖参与拍摄了宣传片。视频里,刘颖穿的也是这身行头,戴着金色镶嵌有珍珠的耳环。这是刘颖的日常穿搭。“这两天我早起跑步,就没戴耳环。我平时很喜欢戴那种长的耳环。”刘颖说着屡了一下耳后的头发,露出指甲上淡淡的颜色。


“穿着白大褂,戴着厚厚的眼镜,这些是外界对科研工作者的刻板印象。职场女性可以化妆、涂指甲,为什么科研工作者不可以呢?”在她看来,社会多元化之后,不应该有这样的角色偏见。


所以眼前刘颖,不仅外形上不“学究”,还喜欢追剧、会做蛋糕裱花,也像很多妈妈一样会在朋友圈里晒晒娃、分享生活中的小确幸。


在学生陈杰眼里,刘颖是一个特别热爱家庭、有生活情趣的人。“她会带着小甜点去看望师兄;会在闲暇时间跟学生们聊天;会坚持运动;时不时在朋友圈晒晒为女儿新做的饼干和最近新去的地方。她的内心很柔软,在生活中有另外一面,这种多面性让她在学术上面能有更好的状态。”


工作方面,刘颖又毫不逊色。作为一名高产的实力派科学家。回国至今,刘颖在国际顶尖学术期刊《自然》、《细胞》等发表多篇论文,取得多项原创性成果:首次证明了神经肽介导了神经细胞内线粒体抑制激活其他组织的细胞非自主性应激反应,发现了线粒体损伤的隔代遗传现象……


外界看来,工作、生活之间刘颖来去自由,各个方面都安排得妥帖。她坦言,只不过是自己明白想要什么,懂得做取舍,独立、好强,且有主见。一些对实验室发展没那么重要的事情,刘颖都一一婉拒。“这就像是在饭局不喝酒,最开始大家都会劝你,时间久了大家就接受了。”


一次采访中,刘颖把自己的性格归功于母亲的影响。“她是个普通工人,没有接触过西方的教育理念,但她对待我总是很平等,很尊重我的意愿。在每一件事情上,她都试图让我表达自己的想法,而不是由她来告诉我,该怎么去做。所以在我的人生规划上,我每一步都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基本上没有问过他们的意见。”


“非主流”女科学家刘颖:做大众科普是计划内的事

刘颖为小学生们录制的生命科学视频课程截图。


做科学教育 希望培养孩子对科学持久的兴趣


大众科普,也是刘颖计划之内的事情。


2013年12月,29岁刘颖回国担任北大博士生导师。回国的另一个原因也是希望能参与更多社会的科普类工作。“由于文化的差异,在国外很少有机会做这些事情,选择回国,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真正做中小学的科普教育,则是机缘巧合。“我们吸的氧气到哪里去了?”“燕子为什么要飞去南方过冬”……2017年暑期,刘颖作为主讲老师录制的12节面向6岁至12岁孩子的生命科学视频课程在“科学队长”的邀请下正式上线。


整个过程下来,家长对于孩子学习科学的支持让她很有感触。


很多小实验是家长带着孩子一起做的。一次了解植物吸水性的实验,刘颖通过将百合花的茎放到有颜色的水里,观察植物的吸水情况。“有的家长不仅仅尝试了百合,还买了菊花、玫瑰花等不同花材,比较哪种花的吸水更快更好。”有学生、家长观察到一些染料色主要会集中在花瓣边缘,还会提问为什么会这样。


但也会伴有一些“质疑”。“为什么不多讲一些课本里的知识点?” “希望多结合书本内容”……刘颖觉得无奈。“无论是家长或是整个社会的价值观,更青睐从事收入更高的工作或行业。在对孩子的教育理念上,很多时候还是会回归到功利性。科学教育,有可能会被放在不太重要的角色。“


比起科学启蒙,刘颖更希望,通过有趣的课程设置,保持孩子对探索的兴趣,培育他们的科学精神。


“在我小时候,问一个孩子长大想做什么,很多人会说做科学家,有的男孩会说做警察。”


“现在你问,可能很少会听到有孩子这么回答。我希望在中小学生的科学教育方面,能做好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在刘颖看来,如今,社会上科学探索活动远远比她小时候要多很多,但最后坚持做科学研究的却没几个。“不是孩子的问题,也不是资源不够,是社会价值观出了问题。”


即便如此,在刘颖身上,属于知识分子的执著以及对精神世界的不懈探寻从未停止。从幕后走到台前,刘颖转战多个科学主战场,用更加接地气的方式,帮助青少年更多地走进生命科学领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网友评论     无需注册 即可发布评论留言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匿名评论
Copyright © 2013-2020 HHYYWZ.Css设计馆 版权所有